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 > 特种养殖 > 水貂养殖 > 水貂饲养管理

北貂南养贴近市场,几个经失败年赚200万!

阅读次数: 加入时间:2015-07-21

    他立刻跑到山东莱芜去考察,结果山东养殖户都一致反对他在浙江大规模养水貂。
    沈钢:有几个师傅提到过,说你们现在技术还不是很成熟,一下子养这么多风险很大,我们当时是信心满怀的,觉得自己肯定是养得好。
    不仅山东养殖户反对,浙江也没人大规模养水貂,所以很多朋友也都反对他。但是,这并没有让沈钢丧失信心,因为有一个人非常支持他,而且还答应帮他养。
    这个人就是沈钢的姨父,姨父退休前做了40多年的兽医,他还对沈钢说,解放前就有人在海宁养水貂,把皮卖到上海去,既然貂皮市场现在这么好,他干了40年兽医,就有信心,一定能养好。
    黄吕元:那么我们也是试试看,如果试了成功养得好,那么这个经济效益还是不错的。
    有了姨父这位老兽医的支持,沈钢觉得很踏实。他想,如果能成功,每年能赚几百万,以后儿子读高中,念大学,哪怕出国去最好的学校学习钢琴,他就都能供得起。他还跟妻子信誓旦旦地保证,只要好好跟着姨夫学习养殖技术,绝对稳赚不赔!
    王婷婷:我儿子英语什么的都挺好的,他也说妈妈我要出国什么的,小孩子不懂要出国要多少钱,有这种希望我们做父母的能够尽量满足他还是要去奋斗的。

北貂南养1

    沈嘉树:我想中国的香港大学,有机会的话,我的理想是美国的麻省理工大学。
    2006年,沈钢把儿子送到了海宁市一所重点中学读书,也转让了长安镇的饭店,拿着开饭店赚的50多万和向亲戚朋友借来的钱,一共两百万元,在海宁租了地,从山东买回了2000多只种貂,和姨父一起忙活起来。他的想法到底能不能实现呢?
    让他没想到的是,到了2007年,沈钢的水貂突然开始大规模爆发传染病,并且开始大批死亡。他带着死貂开车跑到山东求药,用了几种药,但还是丝毫不见起色。
    他在山东和浙江之间来来回回跑了四五趟,都没求到灵药。眼睁睁看着9000多只水貂,死掉了5000多只,损失近百万元。
    沈钢心急如焚,恨不得自己变成水貂弄清楚,他们为什么生病。
    黄吕元:那个时候我们都比较愁,工人天天抹药,没有效果,我们天天买药来试,也都没有效果。
    沈钢的9000多只水貂,只剩下3000多只,而且也染了病。他跑遍了所有兽药店,几乎把市面上所有有可能给水貂治病的药都买回来了,可还是丝毫不见起色。
    沈钢:这里还是小部分的,我买了近百个品种,反正海宁市场、杭州市场上的药都买了,没用。
    沈钢的妻子再也坐不住了,她劝丈夫干脆转让掉养殖场,重新开饭店、干老本行,这样最起码不用再无休止地投入饲料、水电、工人工资还有买药的钱。
    王婷婷:我就是跟他说过好几次,不要干了我们再去开饭店好了,反正你又会烧,这样饭总归有的吃。如果你现在亏下去的话,连饭都会没得吃的。
    而除了亏钱,让沈钢更觉得难过的是,本来是想给儿子创造更好的条件,可是现在钱没赚到还亏掉了老本,他想过放弃,可是如果现在放弃就什么都没有了,他想如果坚持下去说不定会有机会翻身。
    沈钢:真的是想放弃了。2006年养下去的,刚养的时候还可以,2007年就出现这个问题。当初压力挺大的。
    从那以后,沈钢经常早出晚归,最后干脆直接住到养殖场去,大家都不知道他的行为为什么开始变得异样,沈钢这到底是要干什么呢?
    沈钢:每天早晨五点钟就起来了,每天都观察这个小貂吃不吃食,粪便拉出来是什么样的。不观察它不行么?你要看好它这个病,一定要看它都有什么状况。
    其实沈钢开车十几分钟就能回到家,但是他一是想24小时观察水貂的生活,看看能不能找出病根,二是不想让老婆儿子看到自己这个焦急的状态。
    慢慢地,沈钢发现,自己养的貂在下雨的时候,毛上都会有一层水珠,时间长了皮肤上还有小虫,他打电话到山东去,人家都说在山东养貂从来没出现过这种情况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呢?
    他托朋友联系到了一位专门研究动物皮肤病的行家,浙江农科院畜牧研究所的张雪娟教授,然后就赶紧去杭州拜访。

标签:
来自:  编辑:
论坛图片新闻

微信扫一扫
养殖一点通